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邱震海:中国军人究竟有多少战斗力

发布时间:2015-04-18 11:46:45

邱震海:中国军人究竟有多少战斗力

本文摘自著名时政评论员、中国转型和战略问题专家邱震海先生的新著《迫在眉睫:中国周边危机的内幕与危机突变》,本文版权归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在我与太平洋司令部一来一往的过程中,七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这七年,世界见证了一个重大进程的发生,那就是中国军力的迅速崛起,以及美国对中国军力崛起从恐惧、敌意到无可奈何地接受。

回想一下,2007年的时候,涉及中国军力发展,中国民间在讨论什么话题?当时讨论得最多的就是中国究竟要不要制造航母?但七年后的2014年,谁还讨论这个话题?大家讨论的是另一个话题:中国究竟需要几艘航母才能保证建成一支“远水海军”?

2007年的时候,中国刚刚从一个“幻想”中苏醒过来,那就是要求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情,中国的军备建设,一切还得靠中国自己。但那个时候,中国连东风21导弹也还没有,更遑论其他一系列更为尖端的武器?

再想想,2007年的时候,中国的军事建设目标是什么?你现在想起来了?对,没错,是认真做好对付“台独”的军事斗争准备。但早在2003年的时候,香港的一位欧洲军情专家就指出,中国大陆的军备建设程度,早已逐渐超越了对台军事斗争的需求。2003—2007年的中国,依靠不声不响,埋头苦干……

2007年,中国经济总量刚刚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当时中国外部环境最为严峻的就是台海危机,以及欧洲由于默克尔和萨科齐上台而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的挑衅。当时的中日关系,由于安倍第一任期而柳暗花明;当时的南海问题,虽然主权争议已经存在,但危机却远未上升,更未达到爆发的临界点。

2007年,美国在军事领域里对中国最大的要求,就是军事透明化。但当时的中国军队,虽然崛起进程已经展开,但真正的自信依然尚未建立。因此,无论在国际场合还是在一系列国际舆论战上,人们看到的一幕总是美国在设置议题,而中国则在被动地应对各种议题,而军事透明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那一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在大会发言中表示:军事透明化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是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中国军队不能接受在别国强加的压力的基础上,推进军事透明化。这话说得虽然理直气壮,但似乎总让人感到一丝底气不足。因为从一开始,中国和中国军队似乎就“跌入”一个由美国人设定的“陷阱”——军事透明化。

2010年的“香格里拉对话”,时任中国国防部长面对所有在场的西方军人和学者大声表示: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大。仔细想想,其背后的逻辑,与2007年应对军事透明化的“陷阱”如出一辙。

那时的中国军人,正在上升的自信中,依然夹杂着一丝与外界的隔阂。

“首长接受采访,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这是所有的国际和华文媒体,从随团中国军人处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审批什么时候可以下来。”天真的记者们往往这样发问。

“有消息会告诉你们的。”这是最为标准的答案,但之后却往往没有了下文。

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深深地感到一种体制的无奈。

在这一点上,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确实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做派。

从本章前面的描述中可以看出,从太平洋司令基廷的一句“这是我的承诺”之后,到后面美军新闻官的雷厉风行,其间几乎没有感受到体制性的障碍。

至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2008年主动要求接受采访,而且完全不要求提交任何的采访提纲,这在当时的我们看来,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了。按照一般常规,凡是官员主动要求接受采访必有重要信息需要发布。然而,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坐在那里接受我们采访的马伦,却并没有重要信息发布,而是欢迎任何的提问,并轻松地予以回答。那种回答,既符合美国政府的官方立场,同时又有其个人的人性化注解。

当然,美军的自信不是没有边际的,不然就不会有基廷2008年秋天的“滑铁卢”。

但这几年,中国军队的进步速度是有目共睹的。

首先,硬实力方面,在2014年,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尔的话来说,由于中国海空军事力量的崛起,美军对太平洋海域及空域的绝对控制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2014年10月,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越美国。

其次,这一年,中国军队反腐的力度空前加强,军中“大老虎”浮出水面,军中将领受到震撼。2015年伊始,中国军方又公布了16名涉贪的高级将领的名字。中国被揭露的涉贪高级军官已超过30人。

之前的几年里,谁都知道,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更新很快,但军队的现代化管理则似乎有所脱节,尤其是军中腐败成为一个民间诸多谈论,也诸多担忧的问题。须知,一支军队的武器装备再强,但只要这支军队充满腐败,其战斗力一定会被打上硕大的问号。随着2014年军中反腐的展开,人们开始感受到,一支具有现代化装备的军队,也正在迈向具有现代化组织管理的军队的进程中。

与此同时,近几年里,中国军队在与外界交往方面的自信与专业程度,也有相当的提升。2014年6月,我的同事在采访“香格里拉对话”过程中,亲身感受到中国军人对媒体的需求。中国军人开始认识到,善用媒体对军事外交具有重大作用。虽然其间还存在些许的粗糙,但这一懂得运用媒体的现代思维,是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所不可缺少的基本素质。

这一切,都是在2007年的时候难以想象的。

2015年伊始,中国军事力量从硬实力到软实力的建构,与美军相比,从武器装备到现代化组织能力的建设,依然有草创和粗糙的痕迹,但其进步的速度和力度,却已展现出了其具有深厚潜力的一面,而这显然很让美国的军人关心。

2014年夏天,“伊斯兰国”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成为新的恐怖主义的代名词。9月中旬,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伊斯兰国”实行空中武装打击,并开始组建全球反对“伊斯兰国”的联盟。

那几天,我正在美国加州休假,天天在电视上看奥巴马在美国国会、联合国的游说及现场直播。

几天后,我返回香港。在香港中环“外国记者会”,一个美国空军上校喝着咖啡,对我说:“其实,美国很希望中国能加入这一联盟。”

“为什么?”我问。

“这既能强化中美军事关系,同时也能给解放军一次实地练兵的机会。”他答道。

他又接着补充道:“中国军队已有30年没有参加过战争了,而美军几乎每隔几年就有一场现代化战争的练兵机会。因此,参加对‘伊斯兰国’的作战是解放军千载难逢的练兵好机会。”

忽悠!这是美国人的大忽悠。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打击“伊斯兰国”,美国人自己都不出动地面部队,而且出动空军的范围也有限,为什么要别的国家参加?更何况,中美两军合作参战,打击一个至少目前尚不构成对中国直接威胁的组织,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想法。

但是,你能否认他说的“中国军队已经30多年缺乏实战经验”的说法吗?今天中国各集团军的高级指挥官,也许军事理论素养和沙盘演练经验丰富,但有几人具有实战经历?即便是中国的更高级别的军人,充其量也只是在1979—198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以中级指挥员身份积累的实战经验。

这一点,又与美军的高级指挥官形成截然反差。


——————————延伸阅读——————————————

邱震海作品系列:

《迫在眉睫:中国周边危机的内幕与突变》

本书由一系列从未披露过的内幕故事组成,从中可以看出国际舞台的惊心动魄,以及中国未来三至五年在地缘政治上将面临的重大挑战。中国如何应对这些重大挑战,取决于能否做出准确的战略研判,以及在外部环境“新常态”下能否把握“冲撞的艺术”并培养出一种成熟的心态。

《当务之急:2014-2017年中国的最大风险》

 未来三年,将是中国极其重要的三年。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诸多结构性问题将在这三年里陆续凸显。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思路能否落实,同样取决于这三年。本书对房地产调控、医疗改革、行政改革、自贸区建设、人才危机、世界能源格局、国际贸易规则等问题进行了透彻的分析,观点独到,语言犀利。作者或援引、或驳斥了吴敬琏、郎咸平、林毅夫、迟福林等多位名家学者的观点论断,分析了中国将在未来三年遇到的难题和风险,讨论了中国面临的改革和转型困境。

《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
《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是邱震海针对中国人精神成熟问题进行的坦率、痛苦而又深刻的反思;是作者对中国社会、文化、体制改革等问题提出个人看法的随笔集。如何解读中国的战略困境?中国内部转型艰难的症结在哪里?中国的“大国之梦”将走向何方?读过本书,你一定会对困扰我们的这些问题有更透彻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