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国家文物局-已与肉身坐佛荷兰收藏者建立联系

发布时间:2015-04-19 12:15:49

国家文物局:已与肉身坐佛荷兰收藏者建立联系

  国家文物局称已与荷兰收藏人建立联系沟通佛像回国事宜

  法晚记者探访福建阳春村村民—— 修祠堂盼“章公祖师”归来

  针对“肉身坐佛”荷兰收藏人愿意就佛像问题回应中国官方的进展,国家文物局昨日表示赞赏章公祖师像收藏者在事件发生以来表达的积极态度,“已通过适当渠道与其建立联系,愿意通过对话沟通,争取流失被盗章公祖师像早日回到当地。”

  两天前,匈牙利华人华侨社团联合总会向国家文物局发出公开信,希望国内有关部门,尽快与荷兰收藏人进行交涉和沟通,早日促成章公祖师的回归。

  国家文物局的这一表态,让福建大田县阳春村村民重燃希望。

  在这个距离县城10多公里的闭塞小山村,章公祖师不仅是能保佑平安的神明,更是村民情感的寄托。

  《法制晚报》记者近日探访大田县阳春村发现,章公祖师像被盗20年后再次出现,让阳春村不再平静,在外工作的村民回到村里,商讨下一步如何追索,尽管祖师像还没确定回来,但村民们开始组织捐款,修缮普照堂,准备迎接祖师像回家。

  寻佛迹20年后重现村民一眼认出

  从大田县城乘班车1个多小时抵达吴山乡,再乘摩托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山道行进半个小时后,才到阳春村。拥有数千村民的阳春村已经算当地的大村子,茶叶种植是当地最主要的产业。

  连续数天的中午,阳春村村民都从四处赶来,聚集在位于山脚下的普照堂,不断打听消息。普照堂是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林氏宗祠,1995年被盗前,章公祖师宝像一直供奉在普照堂的正厅之上。

  林永团是阳春村第一个发现章公祖师像身处海外的村民。3月初,林永团在吃饭时打开手机,有一条新闻是匈牙利布达佩斯国家自然科学博物馆CT扫描中国佛像。

  除了佛像内清晰可见的人体骨骼,林永团还惊讶地发现,佛像与本村普照堂看到的章公祖师像非常相似。他马上意识到,“这就是1995年我们村普照堂失窃的那尊章公六全祖师!”

  3月10日23时,在广西工作的林文青同样在手机上看到了这条新闻,随后他将链接转到微信家属群中说,“真的可能是失窃的章公祖师”。从小看着章公祖师长大的村民提出质疑,“眼睛完全不像。”林文青再认真看了一遍,更确认了一步,“嘴巴很像,越看越笑。”为了详细了解情况,第二天,林文青从广西乘飞机回到福建家中。

  阳春村老一辈村民都知道,“越看越笑”是章公祖师和其他佛像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1995年,章公祖师宝像失窃后,村民集资找工匠重新造了一尊祖师。“以前的那尊祖师,神态祥和,你盯着它看,越看越觉得它似笑非笑,欲言又止,但是后来造的这尊就没有以前的韵味了。”林文青告诉《法制晚报》记者。

  3月份经媒体报道后,和林文青一样从外地陆续赶回来的村民已达数十人。“听说章公祖师像重现世间,全村都非常激动,村里不少老人甚至喜极而泣。”林文青说,为庆祝这个消息,在村里单燃放烟花就花掉好几万元。

  “嘉番”是甲长族谱有记载

  45岁的林开望是阳春村党支部书记,每天一早,他就来到普照堂,除了和乡亲们介绍章公祖师的最新进展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接待媒体记者。此前从来没接触过媒体的他,在短短几天内,接受了30多家媒体的采访。

  普照堂宋代始修,1000多年间经过多次坍塌、拆除和重建,现在的普照堂在一个石头垒成的高台上,下面又有一个空旷的广场,停满了来自各地的小车,其中绝大多数是媒体车辆。

  4月1日,《法制晚报》记者来到普照堂时,林开望正接受完一家国内媒体的采访。记者和林开望交流的半个小时的过程当中,《纽约时报》和凤凰卫视两家海外媒体记者也赶来表示“希望采访村支书”。

  连续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林开望声音已经有点嘶哑,但他从不拒绝媒体的请求。向记者介绍章公祖师的同时,他还向媒体推荐村里几个可以重点采访的对象。

  负责保管族谱、现年70岁的老教师林乐妙就是林开望推荐的采访对象。

  林乐妙老人热情地向记者展示了两大本阳春村族谱。阳春村族谱记载可以追溯到明朝,是林氏宗族最有价值、最权威的档案,族谱详细记录了祖宗的生卒年月日、家族成员、宗族历史大事记,让后代子孙清晰自己的房派。有时,遇到的财产分配、老房子需要处理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查族谱。

  林乐妙告诉记者,荷兰肉身佛后背上被人为破坏的三竖行文字中有“嘉番”两个字,“嘉番”是当时的甲长、现任村支书的外公,几年前才去世,族谱上参与重修的名单里有他。

  这位林嘉番先生生于1905年,在1947年他作为村里的甲长主持重修了宝像。

  “有记者采访我很高兴啊,说明我也可以在章公祖师回归上做点贡献嘛。”林乐妙骄傲地说。

  林氏宗族40岁以上的男人都对章公祖师非常熟悉,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迎菩萨时给肉身佛抬过轿子。记者了解到,阳春村的林氏宗亲会还专门排了值班表,每天有三个人守在普照堂接待来客。

  盼佛归 放下手头工作回村打听消息

  对于阳春村村民来说,有关“章公祖师”的每一条消息都牵动着他们的心。当“章公祖师”回归有正面积极的消息时,全村村民都会奔走相告;如果没有好消息,甚至传言“回归困难重重”时,村民就马上显得着急、焦虑不安。

  “可以这么说,现在‘章公祖师’就是村民情绪的‘晴雨表’。”每天都在普照堂接待客人的村民林文青说。

  其实,普照堂里聚集了很多人,他们给宗亲会捐款、商议恢复舞狮队,并筹划着今年的十月初五要请戏班、“军乐队”、歌舞团。记者到达普照堂时,几位村民正搭着木梯对庙堂顶部进行修缮。“‘章公祖师’快要回来了,我们得先做好迎接准备。”

  与3月份不同,4月上旬对于“章公祖师”的媒体报道开始下降,追索过程也没最新进展。林文青说,普照堂是村里获得信息最集中的地方,这几天经常有村民在山上干活到一半时,就没有情绪了,丢掉手头的活儿跑回普照堂打听消息。

  前段时间,村民还“制造”了几起新闻——3月24日,联名给来华访问的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先生写信,希望荷兰政府早日让“章公祖师”回家;3月30日,向目前持有章公祖师肉身宝像的荷兰收藏家发出公开信,希望能“让章公祖师重新回到本该属于他的归宿地和敬拜它的人民”。

  积极收集证物期盼佛像回归

  章公祖师宝像失窃后,村民集资找工匠重新造了一尊祖师。虽然新宝像和原来的章公宝像相似度不高,但是村民们依旧将其供奉在普照堂之上,依旧在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五为它办席庆生。

  阳春村的村民们试图寻找更多的线索来证明远在匈牙利的佛像就是20年前凭空消失的章公祖师。近几天,普照堂理事会的成员们一直在各处走访,积极收集“肉身坐佛”遗失前的衣物、帽子、帷幔等证物,盼望佛像早日回归故里。

  4月14日,阳春村普照堂理事会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晚记者,13日荷兰收藏家向前往荷兰驻匈牙利大使馆呼吁的侨胞表示,愿意就佛像问题回应中国政府部门,但他表示“目前为止还没有中国政府部门与他进行联络”。

  听到这个消息,村民迅速和匈牙利华人华侨社团联合总会联系。14日,该联合总会就向国家文物局发出公开信,希望国内有关部门,尽快与荷兰收藏人进行交涉和沟通,早日促成章公祖师的回归。

  16日,国家文物局作出表态,“争取流失被盗章公祖师像早日回到当地。”

  此前,国家文物局已经在与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合作,收集整理了宋代章公祖师像被盗的相关证据材料,并与荷兰驻华使馆进行协商。阳春村的村民认为,目前证据已经足以证明在匈牙利展出的坐佛就是阳春村失窃的“章公祖师”。

  村书记林开望今天说,让“章公祖师”回家是所有村民的愿望,无论这次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弃。

  本版文/特派福建大田记者王选辉本版摄影/特约记者吴文刚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